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事情压力大,你的休闲时间够用吗
发表日期: 2018-10-13 来源: {随机主关键词}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事情压力大,你的休闲时间够用吗

  休闲时间的是非和休闲生涯的质量影响着人们的幸福感和生涯满足度。当下,由于事情压力大、生涯节奏快,人们社交和娱乐的时间被压缩。尤其是在大都会生涯的人,虽然休闲方式更多样,但休闲时间往往不富足。

  日前,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观察中央团结问卷网,对2008名受访者举行的一项观察显示,51.3%的受访者平均天天的休闲时间在2小时以下,事情、学习压力大被受访者以为是影响休闲放松的最大因素,56.3%的受访者希望休闲时间更平衡、更充实、更自由。

  到场本次观察的受访者中,来自一线都会的占32.1%,二线都会的占49.2%,三、四线都会的占16.4%,县镇农村的占2.3%。

  受访者在休闲时间最常做的是社交、阅读和逛街

  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吴静(假名)现在读大三,平时课程比力少,天天有三个小时以上的休闲时间。暑假时代虽然不用上课,但吴静要准备考研,休闲时间反而少了。

  陈鹏(假名)在浙江宁波从事教育事情,天天的闲暇时间有两三个小时。陈鹏休闲时间里一样平常会看手机新闻、刷微信,还举行一些适度的体育磨炼,“好比打羽毛球,再有就是看书”。

  观察显示,除去睡眠时间,44.0%的受访者平均天天或许有1~2小时的休闲时间,36.2%的受访者有2~3小时的休闲时间,12.6%的受访者有3小时以上的休闲时间,7.3%的受访者仅有1小时以下的休闲时间。

  受访者在休闲时间最常做的事是社交(50.4%)、阅读(46.2%)和逛街(44.8%)。其他另有:旅游(37.1%)、聚餐(34.3%)、玩游戏(30.8%)和运动健身(26.9%)等。

  吴静晚上经常和同砚一起玩手游,空闲时间会在网上看小说,若是时间比力富足,会去健身,也会和舍友一起去四周的网红店吃美食。

  观察中,26.9%的受访者以为自己天天的休闲时间足够,休息得很好,51.4%的受访者以为一样平常,21.7%的受访者直言不够,天天都很累。

  陈鹏感受自己的休闲时间不够,“运动太多,休闲时间摆设不外来。再加上一天事情时间太长,影响休息”。

  陈鹏对记者说,他与家人的休闲时间差别步,“上班时间有些事情完不成,要到下班以后做,这些都占用了休闲时间”。

  “有些事情明显可以早点完成的,但一拖再拖,时间都被延长了。”在吴静看来,若是做事效率高,会留出更多休闲时间。

  观察显示,事情、学习压力大(54.0%)被受访者以为是影响休闲放松的最大因素,41.4%的受访者表现事情、学习时间长让自己没有足够休闲时间,38.1%的受访者指出休闲设施不齐全影响人们的休闲生涯质量。受访者以为人们无法很好地举行休闲的其他缘故原由另有:经济条件差(34.3%)、交通未便(31.6%)、带孩子等家庭缘故原由(22.3%)、身体缘故原由(15.2%)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央特约研究员赵峥以为,住民休闲时间不足主要影响因素照旧经济缘故原由。“企业生产谋划面临较大压力,就业时机和岗位相对淘汰,在这一配景下,没空休闲、不敢休闲导致了住民休闲时间少。这现实在某种水平反映了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关系”。他还表现,休闲市场仍处于生长历程中,休闲产物和服务供应不足、质量不高等因素也是影响住民休闲质量的主要缘故原由。

  56.3%受访者希望休闲时间更平衡、更充实、更自由

  观察中,79.5%的受访者以为使用好休闲时间有利于人们更好地事情和生涯,67.8%的受访者以为休闲时间的意义和作用是放松身心,缓解疲劳,49.6%的受访者将休闲时间看作学习知识和造就喜好的好时机,46.5%的受访者以为它是磨炼身体和增进康健的好时机,受访者对于休闲时间意义的其他看法另有:是品鉴美食、知足味蕾的好时机(38.5%),是亲近自然,鉴赏美景的好时机(36.3%),能让人们举行社交,牢固友谊(26.9%),提供了追求刺激、追逐快感的时机(23.5%)等。

  赵峥表现,休闲时间很主要,休闲时间对住民生涯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保障住民康健,“休闲有助于放松身心,减轻压力,强化康健”;二是有助于住民人力资源培育,“许多休闲运动现实上是个多样化技术学习的历程”;三是休闲时间与住民满足度精密相关,“充实的休闲时间有助于提升住民对事情和生涯的满足度,增强幸福感和获得感,从而有助于提高住民的生发生活质量”。

  “有些事情明显可以早点完成的,但一拖再拖,时间都被延长了。”在吴静看来,若是做事效率高,会留出更多休闲时间。

  赵峥以为,应在保持基本休闲时间的条件下,充实思量个体差异。“应保障民众的休闲权力和休闲时间。同时,住民休闲时间还会受性别、年事、收入、学历、家庭结构和事情性子等个性化因素影响,差别的个体对休闲的时间和质量要求差别。提升休闲质量比片面强调延伸休闲时间更主要”。

  关于知足民众休闲需求,观察中,56.3%的受访者希望能获得更平衡、更充实、更自由的休闲,63.5%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休闲公共产物供应,51.8%的受访者建议减小休闲公共设施和服务的区域差异,37.9%的受访者建议重视特殊群体的休闲需求,30.6%的受访者建议增强休闲公共政策的制订和实行。

  陈鹏希望可以缩短事情时间,小区增添休闲运动的场所、设施。

  赵峥以为,适当增添住民休闲时间需要多方协力解决。政府应该重点保障现有劳动执法法例的执行力度,推动带薪年休假制度的有用落实,对影响住民休闲权力的行为举行干预和纠正。同时努力推动休闲经济生长,围绕养生、康健、文化、社交、教育等领域,指导和勉励市场提供更多、更好和更切合我国住民休闲需要的休闲产物和服务。企业应该更好的做好一个遵法者,制止事情时间挤占休闲时间,同时努力提倡企业社会责任,为员工休闲缔造条件。住民自身应该树立康健的生涯看法,提升自己过好休闲生涯的能力和素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品芝 实习生 顾凌文 泉源:中国青年报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皖ICP备126013号-6